成都小说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科幻

炮灰当自强 第四五七章 女配不想被穿越2

来源: 分类:科幻 查看:3次 时间:2019年06月06日

炮灰当自强 第四五七章 女配不想被穿越2

月朗星稀,清风惊鹊,顾晓晓飘回了刚进任务时待的那间屋子。

绣帐中人呼吸匀称,顾晓晓好奇的穿过绣帐,寝被中的人儿小小一团,云鬓松散半遮着脸,瞧不出样貌来。

她无聊的抱着膝盖,半卧在美人榻上等天亮,当阿飘也不是全然无好处的,好歹她半夜静悄悄坐着,也不觉有困意。

黎明时分,雄鸡报晓,先是一声,接着连成了一片,连绵起伏的鸡鸣狗叫声,唤醒了沉寂的市坊。厦屋中的下人,也叮叮当当的起床了,下人活动时轻手轻脚极力压低着声音,绣帐中人睡得很安恬。

渐渐的天亮了,顾晓晓松了口气,她没有像志怪小说中那样,天一亮就消失了。这次以鬼魂的身份进行任务,已经够离奇了,再天亮自动消失,绝对是个大麻烦。

待天麻麻亮,门外传来了有节奏的叩门声,还有一个细细柔柔带着稚气的声音:“小姐,奴婢伺候您洗漱来了。”

顾晓晓穿过门,与来人脸对脸鼻子几乎要凑到绿衣丫鬟脸上,对方阿嚏一声,手中铜盆抖了下

炮灰当自强  第四五七章 女配不想被穿越2

,她这才往后退了退,从旁边打量两个小丫鬟。

两人皆穿着绿色比甲,下着裙边绣花的绿麻布裙子,一个生的白白净净五官平平,另一个眼神亮皮肤黝黑,只能说五官齐整,年纪也就十一二岁称不上姿色。

两丫头睡眼朦胧,一个捧铜盆另一个捧巾帕,院子里花木挂着露珠,鸟语花香透着清雅。

先前喊了一声后,两个小丫鬟也不敢催,巴巴的守在门外,过了约有一刻钟,屋内人才慵懒的嗯了声:“莫急,就要起了。”

说是就要,又是一刻钟过了。门吱呀一声开了,顾晓晓飘到屋了瞧了眼,那小姐已经回到了帷帐中。两个小丫鬟怕冲撞了主子,在外又候了片刻。这才走了进去。

门一开,屋子就亮堂了,阳光洒在屋内陈设上,墙壁上挂的花鸟图鲜活了几分。

小姐慵懒的踩了木屐,一张梨花面雪团似的可爱。杏蕊腮又似白里透着粉,最妙是那一双秋水明眸,淡淡一扫皆是风情,眉如远黛唇不点而朱,青丝倾泻而下,素着一张脸硬让人打心底里夸一句我见犹怜。

顾晓晓不由感叹,向来绝色深闺寻,但看丫鬟的打扮,这女郎出身应非钟鸣鼎食之家,这般姿色。才当得上古人所说红颜祸水。

那小姐微抿着唇,眼睛迷蒙的睁着,垂着手让两个丫鬟伺候着洗漱,待盥洗之后她方有了几分精神,声若黄莺出谷,娇俏的说:“彩蝶、香蝶,你二人莫要太拘束,只管拿我当姐姐,平时多睡会儿也不打紧。”

她说的和气亲厚,彩蝶和香蝶吓得白了脸。急急忙忙的躬身赔罪:“奴婢不敢,小姐抬爱了。”

两人的反应,让榻上人垮了垮脸,没精打采的站起来。伸出胳膊让两人服侍更衣,待彩蝶捧出衣服供她挑选时,这才来了兴致。

顾晓晓在旁边看的分明,只觉得这小姐性子有点儿怪,哪家闺秀会与丫鬟称姐道妹,这且不谈。她洗脸时都不曾抬手,显然习惯了丫鬟的伺候,如此却是说一套做一套了。

待她穿好衣裳,到铜镜前梳妆时,顾晓晓来了兴致,先行飘了过去,欲从铜镜中瞧一瞧自己的此时容颜,心里又思咐着,阿飘照镜子也算是里外不是人了。

不看不打紧,这一看,顾晓晓不由倒抽了口气,正在这时之前的小姐也坐在了椅子上,瞧着镜子中两张一模一样的脸,一上一下挨着,顾晓晓惊了。

这一夜来,她一直在猜着这阿飘的身份,和屋中人的关系,却完全没料到,她们会生着一样的脸。

小姐端坐在铜镜前,随手拿着梳子,轻轻理着鬓发,美眸顾盼生辉,显然对镜中的自己十分满意,她梳了几下皱了下鼻子:“若是有水银镜子就好了。”

替她梳头发的香蝶,随口应到:“什么是水银镜,少爷快从江浙回来了,到时一定会给小姐带胭脂水粉精巧镜子,兴许有什么水银镜咧。”

“一种镜子,你们不晓得,煜哥哥要回来了,这真是极好的。”

铜镜中,一张脸眉眼带笑,一张脸惊疑不定,几乎如双生子,顾晓晓朝小姐靠近,穿过椅背又穿过了她的身子,脑袋忽然一沉,像是被什么砸到了一样。

“阿嚏。”

那小姐打了个喷嚏,彩蝶关切到:“晨起天凉,不如小姐再加件大袖衫。”

她们接下来的对话,顾晓晓没有细听,只因她脑海里突然出现了本次任务的剧情提要。

这是一个叫大兴的朝代,她所待的地方正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国家大兴国都长乐,文明进展与唐宋时期差不多,大兴男尊女卑对女子拘束略多,但不到苛刻的地步。

她这次任务身份名叫钟映雪,乃是中书省右拾遗钟顺之女年方十三,此次任务与以往多有不同,顾晓晓耐下性子将脑海中涌进来的记忆梳理了一番。

钟顺为人刚直,不愿变通,乃至人过中年才是七品的右拾遗,他有一投契同年卜易,当初一并登第意气相投,酒酣之余结下娃娃亲,将方才一岁的钟映雪许给了卜易独子卜开遥。

钟映雪幼时粉雕玉琢,七八岁时花容玉貌初显,冰肌玉骨肤如凝脂,钟顺与结发妻子伉俪情深,膝下唯一子一女无妾室通房,见女儿天生仙姝之貌映雪之姿,喜爱之余又生忧惧。

京城多王公贵族,钟家与其相比如同蜉蝣,女儿生就如此才貌,若叫外人得知恐生事端。要是那贪恋权势的有了这等绝色女儿,早就打起算盘,如何靠女儿博个前程。

钟顺喜好诗书不爱阿谀奉承,一身傲骨,断然不会让女儿为妾换来富贵。再者,钟家已经与卜家结成姻亲,君子一诺千金,以钟顺为人又岂是背信弃义之徒。

如此,钟家刻意将钟映雪养在深闺,幼时只与卜开遥亲厚些。两人青梅竹马两小无猜,虽未有儿女之情,但绝无相厌之意。卜开遥又是独子,懵懂中知钟家妹妹是他未来妻子。见她娇小可人,对她也就多了几分爱护。

再说大兴虽然对女儿拘束多些,但平时出门访客与与手帕交相聚、偶尔举办个茶话会却是不打紧的。钟顺顾怜女儿丽质天生,怕她传出艳名,平日多拘着她。见她难有同龄玩伴心中亏欠,倒纵得她性子娇蛮了些。

钟家虽小门小户,钟顺对这一儿一女十分爱护,一家人倒也和睦。

若如钟顺所想,钟映雪顺利长大,与卜开遥完婚,两人琴瑟相合白首偕老,倒也是一桩佳话。

变故发生在钟映雪十岁之时,她嫌在闺房中闷得慌,拿了兄长送的风筝。要在花园里玩耍,不成想丫头们一时疏忽,她失足落入水中,磕到了脑袋昏迷不醒。

钟顺骤然听此噩耗,差点当场晕厥过去,匆匆请来大夫,钟映雪足足过了三天才醒来,不仅染上了体寒之症,还得了失忆之症。

钟家父母怜爱幼女,小心养着。丝毫不知,她们的女儿不是失忆而是被人占了躯壳。

若从“失忆”后的钟璃看来,她这是穿越了,但对钟映雪来说却是噩梦的开始。她风筝玩儿的正开心不小心落了水受了诸多苦楚。不料一睁眼,自己却飘在床前,丫鬟大夫从她身上穿过。

对于一个不谙世事的闺中娇女来说,这是一件多可怕的事,钟映雪以为自己已经和爹娘亲人阴阳两隔,正欲放声大哭。谁知床上人竟然睁了眼,还虚弱的说她失忆了。

钟映雪在一旁大声对爹娘喊着,她在这里,她才是他们的女儿,他们却看不到她,一个个红着眼睛关心着床上那个“她”。

“她”若是钟映雪,那她又是谁,年幼的钟映雪也曾听人说过孤魂野鬼借尸还魂之事,卯足了劲儿想要重新回到自己身体里,赶走那个人,只恨每次都从自己身体中穿过去,除了让对方打个喷嚏,没有任何用。

钟映雪年方十岁,用了近一个月才接受自己成了孤魂的事实,更让她悲伤的是,爹娘兄长没有过多怀疑认下了那个冒牌货,她平日离不得身体十丈之外。

每次见爹娘与兄长和冒牌货共享天伦,钟映雪都会顾影自怜一番。

再说钟璃,她原是现代容貌平平有几分爱慕虚荣的小白领一枚,平日热衷买化妆品和衣服,对同事们所看的穿越文、重生文嗤之以鼻。

没想到,某天城市暴雨道路被水覆盖,她失足落入涨到与路平的河渠中,就这样穿越到了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大兴朝,成为了天生绝色的钟映雪。

钟璃虽然不爱看小说,但从同事和闺蜜口中,通过许多有关穿越的故事,电视上也会博一些穿越剧。那些平凡的现代女孩,穿越到古代后,一个个大放异彩随口一两句古人诗词就能艳压四座,随便弄一些现代工艺就能财源滚滚,更重要的是她们一定能找到如意郎君。

刚穿越时,钟璃还曾为思念现代的亲友伤感,待了几天后,渐渐习惯了钟家的生活,更重要的是钟映雪的美貌,让她有种中彩票的惊喜感。

从这张没有长开的脸上,钟璃能预想到,待到及笄之后,将是如何倾国倾城的美貌。野心勃勃的钟璃,开始考虑自己以后究竟是找个状元夫君,过上郎才女貌的日子,还是嫁个王爷弄个王妃做做,或者入宫展开宫斗生涯,她平时可最爱看宫斗剧。

后来得知当今圣上四十有三之后,钟璃打消了入宫的念头,她无意中听到钟父钟母议论自己的婚事,晴天霹雳般得知原主早在一岁时就定下了娃娃亲,未婚夫的父亲不过五品中书舍人。

好不容易穿越这么一趟,得了这无双美貌,哪怕钟璃意识到在大兴以她的身份想要嫁到王公贵族家中,难如登天,但仍不愿嫁给卜开遥。

在钟璃看来,所谓娃娃亲简直荒唐,她要嫁的人一定要与她才貌相当文武双全,且对她一心一意与她心意相通才好,绝不是糊里糊涂上了轿,从此跟一个陌生人生儿育女枯熬一辈子。

卜家家世不显,卜开遥也没什么才名,钟璃不甘心嫁一个庸碌之辈。

为了反抗娃娃亲争取自由,再加上对自由的向往,钟璃百般抗议不愿整日闷在家中绣花读书,强烈表达想要出门的意愿。

钟顺在差点儿失去这个女儿后,对她愈发纵容,怜惜女儿差一点没能闯过鬼门关,却连长乐城都不曾出过,也不再像之前那般将她完全拘束在家里。

每隔一两月,钟顺也会让长子钟南带着戴上面纱和幕篱的钟映雪,出门烧香拜佛或是到胭脂水粉铺走上一遭。

钟璃对繁华的长乐城十分向往,又自负美貌,认定自己若是出门,定然能碰上优秀的追求者。只是钟顺是一个有原则的人,从不肯让她在府外脱了幕篱。

就在钟璃一心谋求金玉良缘之时,钟映雪过得格外凄怆,除了偶尔和那些孤魂野鬼说几句话,她每日只能在钟璃十丈内活动。不想看她顶着自己的脸撒娇卖乖,偏偏还要眼睁睁的瞧着,一颗心碎了又碎,怨了又怨。

钟璃在穿越的两三年里,也曾靠着背诵的古人诗词,博得过夸奖,只可惜钟顺是个谨慎的人儿,她的诗没像她想象那样名动京城。

针织女红乃是钟璃的弱项,但她故作娇气不动针线,钟顺夫妇也都顺着她,钟璃曾异想天开让丫鬟绣些新花样去卖,不过她不擅丹青画出来的样子有些不伦不类。

不过最后钟璃也得了一大笔银子,竟是她无意中说出了活字印刷术,钟南为之惊艳,与父亲商议后决定投钱着人开个印书的铺子,赚些个清贵钱。

由于这主意是女儿想的,钟顺大方的将铺子的收益抽了两成给她,一部分按月发做脂粉钱,另一部分则充作嫁妆。

(这个故事陵子很喜欢,啦啦啦,么么哒大家,求月票,你们喜欢唛~)(未完待续。)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