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小说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奇幻

术士战纪第三百五十三章逼供

来源: 分类:奇幻 查看:0次 时间:2020年02月24日

术士战纪 第三百五十三章 逼供

“我……来这里的目的,就只是为了来抢回我的未婚妻的,没有其它目的。”人鱼王子阿奇柏德弱弱的回答了王诩一句,声音中,带着一点哭音儿,回答时,它不小心拉扯了一下自己身上的伤,于是,它疼的不停的咧嘴倒抽着冷气。

垂目瞟着吃力的仰头望着自己的人鱼王子阿奇柏德,看着它那些略微躲闪自己目光的眼神,一下子,王诩就明白了,它在说谎,于是,在稍稍的撇了撇左侧嘴角,轻轻的挑了挑眉梢后,王诩朝着阿奇柏德仰了仰下巴。

就在阿奇柏德不解的看着王诩,看不懂王诩表情的含义时,王诩猛的伸出右手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,用右手拇指和食指捏住了阿奇柏德金色鱼尾上的一块巴掌大的鱼鳞,在残忍的一笑后,王诩猛的一抽手,“噌……”的一声,就把那块金色鱼鳞从阿奇柏德的尾巴上给抽了出来。

“啊……”的一声惊天动地、撕心裂肺的惨叫,阿奇柏德痛到浑身抽搐,刹那间,它的那双绿豆小眼瞪的比兵乓球都大了,淡绿色的眼球上,瞬时爬满了密密麻麻像蜘蛛一样的血丝,“你不是说,我老实回答你的问题,就不折磨我么,我都老实回答了,你怎么……”

阿奇柏德的这句话是嚎叫出来的,嚎叫时,从它的血盆大口里,喷出了一道道扭曲着的口水链条,一看就知道它的胃功能不好,它口水的粘稠度也太高了点儿吧,喷出了老远还连着呢,断都断不了。

赶紧往后一仰,王诩躲过了阿奇柏德另类的口水攻击,接着,王诩翘起了二郎腿,瞟了一眼被自己揭去鳞片后,正喷着血箭的金色鱼尾,冷哼道:“对不起,弄疼你了,我想,你也知道我为何要弄疼你,因为,你给我的,不是我想听到的答案,老实人,哼哼……”

说着,王诩再次伸出右手,又捏住了阿奇柏德尾巴上的一片鱼鳞,这片鱼鳞更大,比阿奇柏德的脸都大,王诩猜测,如果自己把这个鳞片揭下来,那么,估计能从这位哭的满脸是泪的人鱼王子身上,撕下一大块儿肉来。

就在王诩邪笑着开始用力时,阿奇柏德的心理防线终于被疼痛给击溃了,它疯狂的摇起头来,边摇头,边大喊道:“我说!我说!我说……”

“这不就得了,何必自找苦吃呢,”王诩语气轻佻的讽刺了阿奇柏德一句,嘴上虽然说着要暂时放过它的话,可是,王诩的右手依旧捏着那枚巨大的金色鳞片,依然一脸坏笑的继续威胁它道:“好吧,现在开始说吧,这回,我会更严格,只要你说错一个字,那么……你懂的,哼哼哼……”

看着王诩那张俊俏的面容上所浮现出的恐怖邪笑,人鱼王子阿奇柏德浑身一哆嗦,在艰难的压下一口唾沫,又长长的深吸了一口气后,它才无力的回答道:“我们来这里,是为了配合着猪头人和狗头人,一起围攻伊瑞丝城的……”

“果不出我所料,”听到了阿奇柏德的这句回答后,王诩才松手放开了那枚已经被自己给捏碎了的金色鳞片,翘着二郎腿靠回了太师椅的靠背上,接着,他皱着眉头,仰头望着天空中不断变化的浮云,沉声问道:“这么说,你们人鱼族已经全族投靠了恶魔族了?”

“额……”人鱼王子阿奇柏德在听完王诩的新问题后,只是点头哼了一句,也没多回话,它怕自己说多了,又说错了,又要被揭鳞片,由此可见,王诩的这招刑讯逼供方式,对娇生惯养的阿奇柏德,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心理伤害。

“你们人鱼族带来了多少人?”抿嘴思考了几秒钟后,王诩垂目瞟着阿奇柏德,沉声问了它一句。

“六万人……”处于恐惧之中的阿奇柏德,为了不惹怒王诩,依旧干脆利落的回答了一句。

“什么!”王诩还没回话呢,妮露首先就惊呼了一声,毕竟,伊瑞丝城是她家族后人的领地,城里的居民,也可是算是她的子民了,所以,在场没有任何一个人,能比她更担心伊瑞丝城的安危:“你们的军队现在在哪集结?”

“我们的大军还在行军的路上,今晚就能到达锁烟湖了,”这会儿,阿奇柏德算是彻底妥协了,开始有问必答了:“我是打听到猫女们出在这附近的消息,才带着三千人先一天出发来这里的。”

“哼!无耻好色之徒!”妮露冷声喷了阿奇柏德一句,喷它时,连看都不看它一眼。

“说下吧,你这么紧张猫女们,到底是什么动机啊,不可能是因为安琪拉逃婚而你觉得没面子吧,你们都已经和恶魔族联合了,那么,这场婚姻就没有实际意义了,对吧!”王诩斜瞟着阿奇柏德,低声问了它一句。

“哎……”阿奇柏德叹了口气,抬眼望了一下站在王诩太师椅后面的猫女们,感受着她们那愤怒的目光,无奈的回答道:“猫族一直不肯和我们联合,怎么都说不通,即使攻下了它们的领地,它们宁愿逃入深山,也不愿意跟我们妥协,所以,我们只能另想办法了……”

阿奇柏德还没说完,王诩就打断它道:“所以,你们就打算绑架了安琪拉,然后,以安琪拉为人质,威胁猫族妥协,对吧?”

“嗯……”阿奇柏德只是轻轻的哼了一声,就闭嘴不说了,也垂下了目光,不敢再次看向猫女们的方向了,因为,那群得到真相的猫女们,正用喷射着可以烧穿钢板般怒火的目光,瞪着它呢,它可不敢直面三十多名猫女,六十多道可怕的目光。

“哇,我本来不想骂你的,可是,受不了了,你也真够无耻的了,既然你都打算要把猫女当做人质了,一开始,你唱什么情歌呀,难道,你以为,你一唱情歌,猫女们就被你吸引过去了?”

“嗯,一开始,我真的是这么想的……”这回,阿奇柏德也知道自己丢人丢大了,越回答,声音越小,头垂的越低。

“服了,你真是让我开眼了,”王诩恶心的瞟了阿奇柏德一眼,强忍住了呕吐的冲动,再次开口问它道:“好吧,再说说你们来到此地的终极目的吧,也就是你们和兽人联军一定要攻下伊瑞丝城的目的?”

一听完王诩问出的这句话,阿奇柏德猛的抬起了脑袋,一脸不可思议表情的望着王诩,惊呼道:“这……你怎么会知道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

包头市牛皮癣医院在哪里
脑梗塞一年后
黑龙江治疗卵巢炎医院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