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都小说网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奇幻

蒹葭皇朝 第一卷 书院天下 第四十章 出荒的望月,初绽的少年

来源: 分类:奇幻 查看:2次 时间:2019年06月02日

蒹葭皇朝 第一卷 书院天下 第四十章 出荒的望月,初绽的少年

巨梅仙座下的巨驼名为望月,美丽又孤单的名字。

于凄凉的大漠月色中踽踽独行,低头衔起一根枯草,仰头冷瞟一眼中天月轮,然后继续在茫茫沙海中寻找归途。

传说中的荒驼是沙海的丈量者,穷极一生,它们要踏遍沙漠里的每一座沙丘,然后在残月之夜,走进鸣沙丘后面的月湖,以晶莹的月湖之水作为安眠的墓冢,与此同时,在大漠某处,一只全身金黄、胸印残月的幼兽会出生在普通的驼群中,它将成长为新的荒驼,像不舍疆土的君王,开始再一次丈量自己的沙海之国。

那一年,巨梅仙带着杀意出了瀚海城,然后带着失意回到了鸣沙丘,恰逢残月之夜,只见一只如山的巨兽正缓缓沉入湖水中,枯黄的皮毛已带着死气,唯有那双眼睛上翻着,盯着头顶的一钩残月,不屑地露出大大的眼白。

巨梅仙清冷的嘴角扬起一弯桀骜的笑,抬手间梅花飞天漫卷如云,将那轮残月的光晕搅得支离破碎,“这天地不容你我,就破了这天,碎了这地,颠倒这命运,搅乱这轮回!”

平静的语调如证道之音般发聩于高冈四野,也唤住了湖中即将自入坟冢的巨兽。

荒驼回过头来,定睛望着岸边高石上红衣长发的男子,发出一声迟疑地低哞。

巨梅仙笑意稍闪即过,指尖已经点在眉心,一抹嫣红的梅花印渐渐浮现,沛然而出的磅礴神念,在月湖之上犁出一道水沟。露出的湖底上,孤零零的荒驼低头看着一条垂死挣扎的小鱼。小鱼躺在干枯的湖底,嘴里吐出一个个绝望的泡沫。

良久之后,荒驼突然猛抬前蹄,然后狠狠落下,将那条将死的小鱼踏成烂泥,而后,引颈向天,发出闷雷般的一声长哞!

它胸前的白色月牙渐渐发光,开始还像是温和的月色,一会就变成了炙热的磷火。萎缩的筋肉在月晕中再次变得强健,枯黄的皮毛在火光中重新淬炼成金黄,本来便如山岳般的身躯变得更加雄伟,眼中的不屑更加浓郁,化作了和巨梅仙如出一辙的桀骜。

“今后世间再无荒驼,你叫作望月。”巨梅仙一语落下,漫天的红梅便团聚在荒驼望月的双峰之间,化成了一座红莲。巨梅仙飞身而起,侧躺在莲座之上,随后一席红纱帐将人面仙颜遮得朦朦胧胧。

红纱帐里又传来了慵懒的声音,“望月啊望月,随我看看这凡间的万丈红尘吧!”

荒驼最后一次望了眼渐没西天的残月,抖着金黄的皮毛,第一次走出了大漠。

望月是最后一只荒驼,或者曾经是荒驼,而现在,它只是望月。因为荒驼的一生注定是踩着黄沙孤独行走的一生,而望月打破了命运的桎梏,没有去遵从转生的轮回,大漠里散布的驼群中不会再有金色王者的诞生。

几十载,驮着背上的那座红莲,望月进了人间,看了红尘,眼中的桀骜变成冷漠。这种冷漠既来自于荒兽血脉之中对于渺小人类的蔑视,也渐染于巨梅仙孤傲如仙的气质。

凡人如蝼蚁,我辈任屠之。

此时此地,大煜帝都城外白虎丘,五行四象阵中弥漫着肃杀的庚金之气。望月看着那道近乎月轮的白色刀刃,眼中的冷漠回复到了不屑,挺起前胸,水缎似的皮毛像夕阳下湖风吹起的细浪。在这片金色的湖中也有一弯月牙,月牙的两端格外的尖锐,像峥嵘的角,一端挑指着天,一端抵戳着地。

白小刀的浓眉皱出了一道横梁和一道远山,望着割破了天地元气的庚金刀气,他却隐隐有些担忧。

刀气飞的极快,目标也极准,正是望月长颈下的那片看似最为柔软的皮毛。

月轮和残月相遇了,没有刀锋破开皮肉的鲜血飞溅,也没有皮肉破碎刀气的金光四散,无声无息,三丈见圆的白色巨刃就消失了,换来的只是望月胸前的月牙明亮了几分。

白小刀的浓眉变成了化不开的乌云,让他稚嫩的脸上满是凝重。

“南明离火,绕三间六敞,起苍云势!”他的声音仍然沉稳。

守阵朱雀位的是位明眸皓齿的少女,只听她咯咯一笑,红润的双唇吐出一口红雾,不同于巨梅仙的血红丝线,她的红是炽烈的、灵动的、热情的,就像南方异族少女的奔放舞蹈,迥异于寒中带俏的北地胭脂,却带着生命最蓬勃的热量。红雾弥漫开来,渐渐淡成了丝丝带带的烟云,微不可查,却腾起一股难消难去的燥意。

白小刀谨慎着,平静寂声的红莲座和无风不动的红纱帐给了他极大的困惑和不安

,于是他继续发出阵令

“知北玄水,称九鼎五釜,走隐冥渠!”

“勾芒青木,截一树三枝,架清明阙!”

阴柔的少年伸出苍白的手掌,一颗寒而不冰的水珠从他修长的中指指尖透肤而出,然后划出一道冷烟静静落下。坚实的土壤在极致阴寒的侵蚀下像是松嫩的豆腐,那颗水珠破开深达数尺的冻土,砸进大地深处,随后,以它的落点为中心,十丈方圆的落雪之地变成了玄色如墨的北水寒潭,潭面有泉正翻涌,潭底有渠通幽冥。

在红雾和寒潭锁天封地的同时,四象之中唯一的长髯青年,从袖子里拿出一根青青杨柳枝,然后就施施然地席地而坐,编起手工活来。青年仪态安然,双手却翻卷如飞,那条杨柳枝也似乎无穷无尽的长,编成了盘龙的门柱,编出来挂匾的牌楼,过了盏茶的功夫,青年终于痛快的呼出了一口气,然后扬手一抛,杨柳枝儿编造的精巧玩意便迎风而长,在东天之上化作了一道矗地摩天的云阙。青年淡然起身,向着巨梅仙微微一礼,“长柳清明乱迎风,仙由此阙复凡情。此乃清明阙,请仙人此去入凡来!”

白小刀竖立的瞳仁透着野兽的疯狂和坚韧,他在观察着如山的荒外巨兽和如渊的纱内红莲,可只有望月驼显见的不屑和巨梅仙难见的沉默。

他心中的不安愈发浓烈,这让他露出些少年人应有的胆怯和焦躁,意识到自己想法的白小刀恼怒地发出长啸。然后,他不再迟疑,喉咙仍低吼不止,眼眸却变成幽白之色,双手长出了剃刀似的兽爪。

嘶哑的声音漠然响起,“威苟破金,挥千刀万戈,行杀神道。”于是,清明阙之下,玄水潭之上,离火烟中,万千刀戈恣意挥洒。

四象大阵终于初露峥嵘,天资卓越的少年们为了心中的坚持燃烧着自己的青春和血液!

或许父辈们的恨已经不是牺牲赴战的理由,他们想要绽放,在雪地里绽放,在血地里绽放,在荒外的望月和天外的红莲面前,狠狠绽放!

猜你喜欢